一个说借出一万元 一个说没拿到 桐乡法院决定用测谎仪

2017-08-18

  来源:《都市快报》2008年04月26日

  作者:通讯员陈霏记者肖菁

  说到测谎仪,最早是在国外间谍片当中看到,如今国内一些重大刑事案件比如杀人案等侦破,警方对嫌疑人或者重要证人有时也会使用,但是,在普通的民商事案件中采用测谎仪就比较少见了。

  昨天上午桐乡法院审理的一起民间借贷官司引起了多家媒体的关注,之前法院工作人员透露,要在庭审中公布对原被告双方的测谎结果。

  纠纷不大,事由简单。21岁的小孙告了30岁的理发师傅小黄,小孙说借了小黄一万元,小黄一直没还,小孙手中还有小黄写下的借条一张。

  小黄情绪激动,借条是我写的,但是钱我却没拿到手。借条落款日期是去年7月26日,当时小孙说卡里的钱划账没成功,所以约好29日给现金,结果29日小孙反悔了,钱不借了,借条也不还了。后来小黄想来想去,借条在人家手里,还去派出所报过案。

  小孙叫来自己父母,他父母也说:儿子说的,1万元借给了小黄,他们也陪儿子去讨要过。

  小黄说:冤啊……

  案件审理因为“证据不足”卡了壳,这么桩简单的纠纷,双方各执一词,肯定有人在说谎。法院里大家一合议——测谎。

  头一回测谎

  对于桐乡法院来说,这是头一回运用测谎来作为证据来源之一,而民商事案件中用上测谎仪,这在全省几乎算首例。

  而且民事诉讼中,如果测谎结论要用作证据的话,必须是当事人自愿接受测谎,当法院提出这一建议时,小孙和小黄都一口应了下来。

  桐乡法院委托了华东政法大学的测试中心进行了测谎。

  法官说,其实测谎仪我们也没见到,测试中心的工作人员把小孙、小黄依次领进了一个小房间,每个人都大约待了半小时才出来。

  最后,测试中心的工作人员出来说,你们都先回去,结果出来后我们会发书面鉴定结论的。

  判决也不单靠测谎结论

  昨天,法官出示了《心理分析鉴定意见》,也是我们俗称的“测谎结论”。《意见》是这么写的:在借款真实性问题的回答中,孙××出现说谎生理反应,黄××未出现说谎生理反应,根据测试数据综合判断,黄××在这起借款事实陈述的真实性上明显高于孙××。

  结论非常明确:小孙说了谎。案件昨天判掉了。

  法官说,当然,我们判决不是单凭这个测谎结论的,而是把所有的证据结合起来,在对事实的描述上,小孙其实已经多次出现不能自圆其说的情况,而且听起来事情某些经过有点不合情理,测谎结论只是为最后的判断提供了一份证据。